尋夢園討論區 尋夢園討論區 SheSay討論區 SheSay 說愛情 我還有麥田的顏色
查看: 1964|回復: 4
go

我還有麥田的顏色

Rank: 4

發表於 2014-7-15 16:30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月上愛河@EK 於 2014-7-15 16:30 編輯

1-6.jpg




1)

馬思思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留意宋其的。

只知道有一天晚上做夢,沒有任何預兆地,他就出現了。在夢里,他穿著松垮垮的白球服,額發長長的,蘸著汗水,右手撈著一個籃球。他朝她走過來,一邊走,一邊撲著球,偶爾漂亮地旋上一圈。

醒來以後,馬思思再沒入睡。她想到宋其,那個俊美的、長身玉立的少年,那個將籃球玩得風生水起的少年,那個喜歡抻長脖子唱歌但每次都唱跑調的少年,那個遲到後貓著腰從教室後門像條泥鰍一樣溜到自己座位上的少年,那個喜歡武俠小說喜歡穿白球鞋喜歡吃煮粉喜歡把椅子向後仰到極致卻始終摔不下來的少年……

她想啊想啊,想得自己怦然心動。—簇新鮮欲滴的心事,就這樣緩緩誕生,像一朵蓓蕾一樣,開放在這個暗夜的高中校園里。

第一線晨光映入窗簾的時候,校園還未完全蘇醒,馬思思便撲進洗手間洗漱,洗完後就沖出寢室門,多待一秒也不行似的。外面是一抹陳舊的天,灰暗高闊,人事一如既往。但奔跑在林蔭道上的馬思思覺得,這是一片新天新地,空氣柔軟,花朵燎烈,植株的葉子撒開了手腳直向天空竄,綠得不可收拾。

多麽瀲灩、深情啊,她想,我的青春就要正式開始了。

跑了兩圈後,初陽潑潑然升了上來。她站在夾竹桃的樹蔭下,等待早操的開始。遠遠的,宋其正在籃架下練習扣籃。馬思思興奮地走了過去,帶著秘而不宣的心事,和一臉豐沛的笑容。

“宋其!”

他轉過頭,額發長長的,蘸著些汗水,身上是松垮垮的白球服,和她夢里的一模一樣。

“有事嗎?”

他一邊撲著球,一邊說,聲音里沒有任何耐人尋味的意思。

馬思思說,沒事,就是來看看帥哥打球。他笑笑,沒有再說話。她頑強地站了一會兒,終於覺得無趣了,默默轉身離開。

盡管宋其沒有回應以相同的熱情,但馬思思還是繼續沈迷於一個人的獨角戲。她看過電影小說電視劇,所有感人的情節里,都含有犧牲的成分。像那些偉大的愛情一樣,她也願意為愛犧牲,為愛而痛,哪怕沒有結果。

“宋其來了嗎?宋其走了嗎?宋其在幹什麽?宋其啊宋其......”

她像個雷達一樣搜尋他的身影,無論是課堂、周末、操場、食堂。遇上他不在,她的心便虛落落的,好像有一個巨大的罅隙,無底的,一直伸到虛空深處。風來風往,寂靜荒涼。而眼前的一切也褪去了色彩,變成了乏善可陳的黑白。

但倘若他在,這乏善可陳的一切,又有了流光溢彩的意思。有時候遇上宋其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她就會瞬間臉紅起來,笑著,頭低下去,就像有一條流滿蜜的河流,蜿蜒在心臟深處。

有一回上英語晚自習,長得像一樁老樹根的英語老太坐在講臺上,一邊改作業,一邊看管紀律。教室里一片肅靜,所有人都在做著英語習題。這時,宋其忽然站起身,走到講臺上去,拿起一根粉筆,在黑板寫下了五個大字:我愛你,媽媽。

滿教室一片嘩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英語老太氣得嘴唇發抖,把他叫到辦公室,叫上眾老師,盤點了宋其所有陳年舊事,圍訓了他3小時30分零56秒鐘,另外罰抄課文50遍,外加早操時在主席臺上向老師公開道歉等等,等等。

後來大家才明白,這是宋其和另一個男生的賭約:如果宋其敢到黑板上去寫“我愛你”,那個男生就幫他打一周的飯。反之亦然。

宋其去了。但他給這句曖昧的、惹人浮想連翩的話,加了一個端莊的對象:媽媽。

然而盡管如此,馬思思的內心還是開始翻江倒海:這一定是宋其的一種暗示,他說他愛媽媽,而自己姓馬,媽和馬是諧音,這是不是一種暗示,他在借機表達對自己的愛慕呢?但一轉念,她又嘲笑自己的多情:馬思思啊馬思思,你真是傻透了,宋其性格這麽直,才不會做這麽迂回曲折的事。

那時候,五月的玉蘭花已經開了,大碗大碗的花朵,映襯著天上流雲。有時候會有一群鴿子低低地飛過,霞光萬里,長風過際。馬思思洗過澡,穿上一條棉布白裙,散著長發,抱著書從操場旁邊經過。

一個球從球場中央滾過來,有人揚著聲音叫她:“嗨,馬思思,把球扔過來!”

她擡起頭,看見宋其正站在球場中央,像一顆白樺樹一樣卓爾不群,陽光從他的白襯衣上滑下來,在清白的水泥地面上盤旋流淌。馬思思想:天底下最美的少年,應該就是這個樣子了吧。

“嗨,馬思思,別發呆呀,把球踢過來!”宋其又喊。

她忽然間驚醒過來,小跑步走近那個球,用她所能做到的最好看的姿勢,擡起腳,把球踢了回去。球在空中劃出一個橙色的弧,完美地落在籃架下。宋其仰起下巴,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

後來,為了等待下一個突如其來的籃球,下一聲悠長清脆的口哨,她變成守株待兔的農夫,帶著一本書,終日坐在球場旁邊的雙杠上,一邊晃著長腿,一邊含著話梅,間或從書頁間擡起眼睛,偷窺宋其在球場上騰挪輾轉、跳躍穿梭。

然而,她的書讀了一本又一本,撿球的事情卻再也沒有發生過。


Rank: 4

發表於 2014-7-15 16:30 |顯示全部帖子
2)

周末的時候,她上街買日用品,滿街熙攘,人群像魚一樣遊過她的身邊。她買了一碗紅豆冰,坐在廣場中央默默地吃,不遠處有一個音像店在放著歌,一個樂隊的主唱,說,最後一首歌,獻給所有悲傷的孩子……

那時,天是陰的,有風把布幔子,柳樹條,行人的衣袂裙裾吹起來。她忽然淚流滿面,長發在臉上結成潮濕的一團。

說到底,她是一個羞怯的孩子。她沒有勇氣去問他,宋其,你是不是也喜歡我?每當她鼓起勇氣站在他面前,就像忽然得了失語癥,什麽話也說不了,只是把頭深深地低下去,低下去。

她只有用別的方式來驗證。摘一朵野菊花,設定一個古怪的規則:如果花瓣是單數,就表示宋其也喜歡我,如果是偶數,就表示不喜歡。膽戰心驚地扯到最後,都會引起一陣興奮或一陣悲愁。她還玩過許多類似的遊戲,上課鈴響之後,老師還沒來,她就對自己說:如果今天老師左腳先進門,就表示宋其喜歡我,如果右腳先進門,就表示不喜歡。入睡前她又冒出了一個新念頭:明天食堂的飯菜里如果有蟲子,就表示宋其喜歡我,如果沒蟲子,就表示不喜歡。

她孜孜不倦地把這個遊戲和自己玩了一遍又一遍,雖然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女孩不能對人說的秘密,宋其,那個近在咫尺,卻遠在天邊的宋其,一直都在秘密之外,和她的這一切毫無關系。

從城市的中央廣場回去以後,暮色已經降臨了。皓大一輪月,米黃的,光暈溫存。教室里一個人都沒有。她對著滿地月光,點著紅蠟燭,鋪開潔白的信紙,開始寫一封永遠寄不出去的長信。後來,這些信她寫了一封又一封,在每一封信件的末尾,她用紅色的圓珠筆,鄭重地畫滿了紅灩灩的心。

那時候,班里還流行聽一種迷你型的耳機,用電池的,可以播放卡帶,也可以錄音,雖然效果有點模糊。

馬思思在暗夜里,用一個個的卡帶,錄下關於宋其的點點滴滴。她想:總有一天,宋其會聽到我的心聲,知道我是多麽多麽地愛你。直到畢業那天,她已經錄好了28個卡帶,塞了滿滿一抽屜。

3月21日,有風,春寒料峭。宋其,現在已經是第二節課了,數學老師在講函數,我沒有聽。我把操場上每一個人都看過了,沒有你。天空忽然下雨了,你會和雨水一起來嗎?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你還沒有來。宋其,你是病了嗎?

4月29日,夜已經深了,教室已經空無一人,我故意走得很晚。校園已經寂靜下來了,窗子外面的夜越來越濃。我留下來的原因,只是因為想去坐一下你的位子。不過幾步之遙,我卻走得漫長而艱辛,仿佛千山萬水,滄海桑田,都被我走盡了一樣。宋其,你一定不會知道,當我在你的位置上坐下去時,我沒有臉紅,和激動,我只是……只是不自覺地淚如泉湧。

5月3日,陰雨連綿,內心憂傷。今天,因為做什麽事都無法凝神,你的身影紛至沓來,讓我很煩心。誰能告訴我該如何忘了你!

那些年的夏天很隆重。粉紫色的天空中結著幾團奶油冰激淩一般的白雲,蟬的長鳴淒婉,薔薇花開得很沸騰,一切都美好得讓人迷醉。而馬思思的青春,就在這樣寫作和絮叨中,沈默又熱鬧地綻開了。

她確信自己沒有錯過關於他的每一個重要細節。她知道他所有的大事小事,她知道他服裝款式和顏色,知道他最近讀的小說和電影,知道他的愛好和夢想,知道他的小毛病和口頭禪......對了,宋其在加速沖刺的時候,嘴巴總是高高地撅起,仿佛嘴巴在帶頭突飛猛進,又滑稽又帥氣。馬思思在無人的時候,不知道模仿過多少次這個動作——翹起嘴巴,甩動臂膀,然後,撲哧一下笑出來。

而所有的這一切,她都記錄在她的筆記本和錄音帶里。

6月16日,這是有大月亮的夜晚,知了和青蛙一聲接一聲地叫著。宋其,你在做什麽呢?我剛剛讀完夏洛蒂勃朗特的《簡愛》,這真是一本好書,她讓我想到我自己。奇怪,今天晚上我忘記了悲傷。有人對我說,心不能太空了,必須註入新東西,否則它就會一個勁地裝痛苦,沈甸甸的,讓人越來越無法承受……

9月16日,雨絲紛紛,像淚水一樣。宋其,今天在學校後門的小巷里,我看到了你,你站在樹影里,倚著一輛自行車,路燈從稀疏的葉縫間撒下來。你在和別人說著什麽,那麽盡情盡意的樣子。我從你身邊走開,你也沒有註意。宋其,倘若有一天我光彩照人,你會註意到我嗎?

……

後來,馬思思開始忙碌起來,她學習舞蹈,學習聲樂,她去圖書館讀書,她參加學校的各種演講和辨論,在聯歡會上擔任主持,她越來越自信,出盡風頭,同時也越來越漂亮。許多男孩開始打聽她的名字和班級,給她寫情書,希望能和她約會。她像一道初生的彩虹一樣,慢慢照亮這個閉塞的高中校園。

但馬思思一直沒有戀愛,她明白自己所有的努力只為了一個人。從前的時候,她是一只躡手躡腳的貓,但現在,她想像一只豹,優雅又強大地穿過生命最好的歲月,穿過宋其最柔軟的情感。

1月2日,天氣:多雲,雪花紛飛。昨天晚上是學校的元旦晚會,我表演了獨舞,我化了妝,穿上了表演服,宋其,我好看嗎?在教室里等待演出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你停留在我臉上的目光,你第一次看我那麽久,1秒,2秒,3秒……我本想繼續裝作若無其事,但我到底臉紅了,我手足無措,於是擡起眼睛。你像受驚的小鹿一樣逃竄。宋其,你永遠不會知道,那一刻對於我來說,是多麽地幸福。仿佛有人對我說:馬思思,這個世界全是你的,全都是你的。

Rank: 4

發表於 2014-7-15 16:30 |顯示全部帖子


3)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三年時光一晃就過了。畢業的時刻已經逼近了。

校園里的銀杏樹葉紛紛下落,滿階金黃,搭配著赭紅色的樓群,美得像是虛擬。

所有女孩子都在打毛衣,上下針,情侶扣,元寶針,平針,顆顆針,魚網針,桃心針......但至於打給誰,她們自己都說不清。滿樓里都是悲聲,往往是一個人哭起來,所有的人就跟著落淚。更驚人的是,男生也照哭不誤,那些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什麼也不在乎的男孩們這時候心都軟得一塌糊塗。有天黃昏,男生女生們在宿舍樓前對歌,一首又一首的情歌,唱得七月的天空都快要融化……

馬思思決定,在最後那一天晚上,她要把三年以來的柔腸百結、欲語還休,都告訴宋其,她要給他自己寫的所有日記,錄下的所有卡帶,告訴他自己曾經為他做過多麼甜蜜而絕望的事情。

可是,馬思思沒有等到那個時刻。

7月6日,天氣晴,今天所有同學都在哭,大家一邊打包行李,一邊流淚。宋其,我也很傷心,但不是因為離別。

昨天晚上,我們聚餐,大家都喝多了,我也是,我是故意的,我想趁著酒意告訴你:宋其,我知道嗎?就在你身邊,我像一株向日葵戀愛著一顆太陽一樣,悄悄地喜歡了你整整三年……那天晚上,沒有一個人回寢室睡覺,星光閃爍,月亮像一個多年前的淚漬一般,印在深藍色的天幕上,我記憶中從來沒見過過那麼淒美的夜晚。

大家在闊大的操場中央,把草席鋪在地上,準備席地而睡。一床又一床的草席,遮蔽了整個操場。可是大家都不睡覺,都舍不得,這可是最後的夜晚了啊,從此以後,我們人海茫茫、各奔東西,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相見。滿操場的哭聲、滿操場的笑聲、滿操場帶著醉意的混沌不清的唱歌聲,還有詩歌的朗誦聲,嘔吐聲,咒罵聲,喃喃不止地絮叨聲……

宋其,我在操場的人群中央,在玉蘭花和夾竹桃的樹叢間找你,在假山背後,在籃球架前找你,可是,我沒有找到。宋其,你到哪里去了?

很晚的時候,王玲玲終於告訴我,說,你把自己和另一個女孩鎖在教室,因為你一直都喜歡她,你向她作最後的表白。

那個女孩,是我們班的班花。

宋其,那天晚上月亮很大,夏夜的燈火很悲傷,你看見了嗎?在你熱切地表白的時候,你不會知道,有一個女孩的心,悄悄地,在酷熱的夏夜里冷下去了。宋其,此後人生迢迢,我們各自珍重,後會有期。

這是馬思思錄下的最後一段聲音。從此以後,她去了北大,宋其留在了家鄉的一個大學,其他同學都在各自的道路上意氣風發地走。

馬思思把所有信件和卡帶收進一個醬色木箱,上面寫著兩個字:青春。多年以後,她已經成為一個專欄作家和省級電視臺的主持人,氣質優雅,談吐出眾,才華橫溢,在任何場所,都能吸引住全場人的目光。再後來,她結了婚,丈夫是一個溫存睿智的男子,追了她多年。結婚前一個月,她收拾舊物品,又看見那個醬色木箱。一掀開,多年以前的舊事紛至沓來,仿佛有一只溫暖的手,從過去的歲月里伸出來,在她的心上摸了又摸。

如果沒有那段暗戀,我還會寫作,還會在屏幕上說話嗎?她想了又想,終於否定。就像《小王子》里那只被馴養的狐貍,當小王子問它,那你還是什麼都沒有得到吧?狐貍說,不,我還有麥田的顏色……

就因為這點顏色,她成為現在的馬思思,美侖美奐、與眾不同的馬思思,發著磷光的馬思思,被老中青少各種年齡段的男人戀愛著的馬思思。

4)

十五年以後,他們高中同學聚會。十五年光景對永恒而言,不過彈指一揮,但這一揮里,包含太多的動蕩,包含著太多人世分合遞嬗。已經是一個中年男人的宋其走過來,他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清瘦俊美的少年了,他做了公務員,似乎是一個什麼鄉長,已經發胖了,大腹便便,走路外八字腳,身體里有一種混濁的、內容不明的氣息。

他在她的面前站定了,近乎諂媚地說:“馬思思,你真是越來越漂亮,和你相比,咱班所有女生都沒臉見人了,念書時,你看起來很普通嘛,那麼自卑瘦小,和現在相比真是判若兩人。”

“其實,這一切都得感謝你。”

“我?”

“是的。你可能不知道,我高中三年一直在暗戀你。因為你,所以才不停對自己說,我要變得越來越好。”

她說起那些低回婉轉的歲月,那些畫滿紅心的信,和那些帶著淚水的錄音,“雖然那時總是憂傷,但真的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宋其看著馬思思精致得無可挑剔的臉,陷入一種恍惚,仿佛仍在那時那地,穿著白色棉布裙的馬思思穿過校園,替他踢回一個滾落場外的籃球,她擰身的時候,長發拂開,他看見那兩片長年掛著的紅暈。他從前覺得土氣極了,現在才知道,在那兩片誇張的紅暈里,藏著那麼多百轉千回的秘密。

“真抱歉,我那時太不懂事,什麼事都沒為你做過,希望現在還有機會來挽回......”

“不,你已經做了一件最好的事情,”她笑,“你給了我整整一個青春的麥田顏色。” (完),

Rank: 2

發表於 2014-7-16 17:09 |顯示全部帖子

Rank: 4

隨便說說 七嘴八舌 窮苦人家 櫻櫻美黛子 遊手好閒 小試身手 初級情報員 評論家 平民百姓 中級情報員 隨便逛逛 小康人家 犀利名嘴 高級情報員 好野人家 市井小民 忙裡偷閒

發表於 2014-8-16 10:17 |顯示全部帖子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驗證問答 換一個

Archiver|尋夢園討論區

GMT+8, 2019-11-17 10:31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